LCD?Ms.破釜沉舟.Rommel

冰火 二战 隆狐狸死忠 学生党龟速补魔戒中

冰火主吃布梅 囧珊 ;狗珊,囧火吻等也心水,以及 狼家亲情向

One day I promise.
  巴拿马某海滩上的潜水店边常年停泊着迈克和莎拉的小船,当店里生意不那么繁忙的时候,他们会和林肯一起扬帆于海,吹着海风喝着廉价啤酒。LJ试着给堂弟小迈克补习功课从叔叔那里那零用钱,归功于小迈克有全世界最博学的爸爸,这一招似乎并未得逞。

  荷兰荒泽地里的泥土把新鲜潮湿的气息带进随风车悠悠转而波动的空气中,牛肉干最适合在美好自由的环境里品尝,海威尔自然不会和千里迢迢拐来的小宠物争执,在这个蓝天浮轻云、遍地郁金香的地方,他摆脱了想远避的一切。

犹太女孩等来了大卫的信,他的字迹歪歪斜斜,就像当年在车上用抖抖的说唱腔放声高歌时的腔调。阿布鲁奇在自家旁请人盖了座小教堂,终要向上帝下跪,等多年过去,享尽与家人团聚的天伦之乐后。

我们曾希望,这一天能到来。

看了《越狱》第一集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剧
纹身露出来的那一刹那和后面衔接的监狱俯视图
直接叫出来,极度震撼到了
有人跟我说这剧要慢慢看(明明那么紧凑啊..)

【布梅】风中眸

懒癌晚期患者的渣文  背景设定在S7E4布梅线(脑内)后续  这篇是梅拉pov,有时间写篇布兰pov。

正文:
  “您对我弟弟的帮助、黎德家族对史塔克家族的忠诚,我们将永远铭记。”
 
  梅拉不愿直视那双相似的蓝眸,但她觉出柔和的目光溜过自己那身破烂不堪的、粘附着青苔浊痕的外套;就在两分钟前,她以为这双蓝眼睛中凝固着一望见底的远古空无,沉寂的、不随情感起伏而收缩的瞳孔吸走她对临冬城的不舍,以及盼望着战后与眼睛主人重逢的未来。

  “我马上派人准备上等皮衣以及适合途中更换的绸袍,还有护送您回家的马车和侍卫仆从。”

  徒步走过荒野雪原的人,还需要侍卫护送过国王大道?但临冬城女爵的语气中自有一股诚恳而难以抗拒的威严,此刻又无法从沉入绝望谷底的心中抽出一份婉谢的架势,于是向来身手敏捷的泽地小姐被人扶进了马车车厢,掌心里给硬塞了一个将新衣服和借宿费打包在一起的布袋。

  从长城以北刮来的风经过一路向南的马车,掀开车窗纱帘,连薄纱搔着她的脸颊都像是在安抚她。她也确实浮了出来,溺死在空无眼神中的尸体浮了上来,“布兰死在那个山洞里,只有我还活着。”灵魂却义无反顾地沉进回忆里。
 
  白褐相间,在雪点和斑点密布的雌鹿般的皮肤上,她看到那双大而狭长、金绿交融的眼,风中零星的雪花在森林之子的眼睛周围打转,“布兰登史塔克需要你。”她的声音总伴随着高亢迷人的音律,但从未像那一刻般直击心底;古老神秘的生灵把布兰登史塔克的名字变成魔咒,积蕴已久的爱盖过痛失亲人的恨,梅拉回到洞内他身边;她以为是魔法的力量,往往是心间最真实的渴望。

  我需要布兰登史塔克。眼角瞟到车窗外暮色,黄铜色的马灯灯光和嘈杂人声将本该退居寂静的傍晚拉入俗世喧哗,她觉得这些离她遥远,她也不需要这些,车厢内始终是幽谧孤冷的。匆匆赶路人的野马蹬起阵阵尘风,她伸手拉好纱帘。

  可是布兰登史塔克死了。分明是绿先知纵横时空的智慧从布兰登史塔克的眼睛里呈现出来。布兰,他和夏天嬉戏时的喜悦神情,和玖健谈论绿色视野时的灵敏乖巧;后来,遇险时逐渐成熟,试图担当的模样;还有,他看向我的时候,我看到温柔和关切混杂、坚毅和信任交汇。梅拉凝视着膝盖上的泪珠,不断滋长的悲怨绝望覆灭了理智,她最近频繁地做这些无意识下做出的事,等她惊觉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就会向自己阐述一些理由;现在,她对自己说透过它就能看见这些消逝的目光,回不来的陪葬品。

  逝去便是不复存在。意识到布兰和玖健、夏天、阿多一样不复存在,就是让自己在拥抱一席崭新的痛苦时背上刚抛下的伤悲。玖健..父亲知道了会是..她太清楚了,她能想象父亲以绝决做成任何牺牲的外表下会承受多惨重的打击,被风吹得干涩的眼眶中潮意再度涌上,双颊的湿润令她感觉是被洪水冲垮后在漩涡中挣扎,在翻滚水面上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是蓝眸冰块般凝结在绿眸子的影像里。

  这一路,再没有积雪掩盖下的厚冰融化后入口解渴,没有撕开新鲜猎物的肌肉让血腥入腹时的暖流,没有需要自己去关照的他人(在乎的人),只有他人(可有可无的人)不厌其烦地关照自己;侍从们尽可能殷勤地给她递茶水袋和烤面包,她仍觉得他们形同虚设,真正让她感受到陪伴在身边的是车厢内掉色的四壁和陈旧旅宿内躺上去咯吱作响的床板;那噪音也许是辗转难眠造成的,又或许是心里的那场洪水,在一切都被冲走时只剩躯体剧烈地沉浮飘荡。浪涌进眼里,热从脑后涌出眼眶来,到了早晨发霉的枕头像刚从水里打捞上来般湿透,心中洪浪和梦里流泪都真切发生过。

  当脚踏上泽地独有的黏稠、诱人陷入其中的泥土时,她像从将窒息的险境中缓过来似的大口呼吸温暖的故土气息,拯救了在“孤独”归途中压抑得休克了的灵魂。至少还没有失去一切,梅拉告诉自己,我还有父亲,还有履行灰水望领主家小姐肩负的职责。几年来早已习惯了北境凛风的皮肤被陌生多于熟悉的泽地微风烘热,舒展的毛孔一点点将不良情绪释放出;忘了痛苦吧,忘了向旧神朝圣为信仰牺牲的代价吧,最好忘了他......可总有注定办不成的事,记忆里的蓝眸死死嵌在深层脑海里,灵性的眼神和空无的眼神重叠在一起,这可不是能随风而去的。

  梅拉不知道是自己唤醒了诸神的怜悯,还是某种更亲切、更强大的通灵力量到来,一阵与周围徐风截然不同的、像极了临冬城神木林里穿过树叶缝隙刮来的风正呼啸着扑向她;梅拉信任自己的猎人视力,此刻她不得不对从前的那种自信怀疑动摇,因为那是有形的风,在流动的空气里,她看到了布兰的蓝眼睛。

  虽然并不清晰,仿佛蒙了雾气又或是虚幻,但梅拉肯定那是布兰的眼睛,绿先知沉寂的眼睛看上去可不是这样有些蓝莹莹的闪光,更不会有歉意和悲伤流露出来。

  呼啸的风声近似于挽歌,蓝光闪了闪,这下梅拉又该质疑听觉了——布兰的声音夹杂在风声中传来,她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她几乎要懊恼了,从前就是布兰说的多短一句话,她也总会去听的。何况这次,他显然是要倾诉,而不是随随便便轻描淡写。

  “布兰?”她无力去克制话音中断续的颤抖,嗓子眼被每根被拨乱了不停颠颤的心弦牵动着,更没必要去止住在眼眶里滚动随即跌落在眼睫的边缘和脸上各个角落的大颗泪珠;“你来看我,你还在。”她把手探进面前的空气里,仿佛无形的手指掠过左手背,她还未来得及握住它、留下他,空气已经停止了流动,蓝眼睛消失不见;一切结束得太快,周围安静下来时,只剩下这里一尘不扫、轻柔得像溪水流淌般的微风包裹着她。

  她用右手抚着左手背,并没有异样的感觉,并没有什么留下,反倒是心里一块被剐走的地方愈合重生。她不想去分辨那是死在山洞里的布兰返世的灵魂,还是留在装着绿先知思想的躯壳内犹存的、过往的情感和记忆缝合后的产物;对她来说,他死而复生,她还没有失去一切。

  那是永恒的。

FIN.

P.S.灵感来自S6里“布兰穿越到极乐塔之战呼唤奈德然后奈德疑似有反应”那段

 

梅拉带着哭腔“控诉”的这段我简直心都跟着颤抖了,要是我上去就给两大耳刮子,真的,从未这么真切地感受到Thank you 就是句废话

其实我觉得某人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吧,只是他能体会到俗世的感情,但他自己已经无法涌动出一丝一毫的情感了。

占tag抱歉

第三集布兰到临冬城那段,镜头扫到梅拉小姐姐和珊莎对视,小姐姐看了两眼“未来的大姑子”就立马娇羞转头简直可爱死了hhhhh(虽然完全是in 布梅cp滤镜+小姐姐我女神的情况下get到的点)

妈呀后面好虐,不过大熊终于痊愈能去找卡丽熙汇合了,也是如今这不按套路出牌+强扭的瓜不甜的剧情中为数不多期待的点

转载自:HP007

【囧珊-脱离最初的脑洞完成的】NORTH

【  承接之前那小小两段的开头。根据原著琼恩离开临冬城之前的情节进行改编。】

这股情感令他对自己产生困惑,好像身体里某一并不重要的部位被移除了,但因早已习惯了它的长期存在而感到空虚疼痛。

  珊莎走在乔弗里身边,容光焕发,琼恩强烈地感受到她冰蓝的双眸流动的眼波在王后和她的大儿子的碧眼中折射出的傲慢目光的衬托下纯真得如同北境冰泉;他一点也不喜欢乔弗里那副嘴唇上撅,对临冬城大厅轻蔑鄙夷的神态,因而更不喜欢看到珊莎像个傻子似的朝他堆笑;但他最最不喜欢的,是想到这拜拉席恩雄鹿家的王子——虽然看上去更像一头暴戾的兰尼斯特金毛狮——将会诱走一匹美丽愚蠢的史塔克小母狼。琼恩不记得自己听说过但凡冰雪玫瑰移植到君临城必将加速枯萎的事实,可他模模糊糊地察觉到脑海中确有这幅画面的印象。

  难以置信,他竟然担心起这个自从知道他是个私生子就只愿意称他为“我的同父异母的哥哥”的妹妹来。琼恩弄不清是因为自己太讨厌乔弗里王子,还是因为珊莎本身对他造成的某些影响。起初他十分肯定是前者,可当他不自禁地去端详珊莎的脸庞和举止时,他便开始动摇了。

  她的脊背挺立得像任何一位受过良好礼仪指导、出入上流社会的淑女,显现出身姿的高挑和腰部曲线的流畅。精致的五官开始长开,颊骨仍和从前一样玲珑,由悬在颊旁的枣红色发丝修饰出迷人的神采。琼恩向来承认她的美貌,可他不记得珊莎何曾是这般绝色。他忍不住低头望了望高脚杯里反射出的他自己平庸粗糙的容貌,待他抬起头,看到珊莎正仔细聆听着乔弗里的厚嘴唇里冒出来的话,似乎听了什么趣事似的咯咯娇笑,琼恩确信她还是印象中那个徒有美丽外表的蠢姑娘。

  “我还得跟别的人说再见。”琼恩向罗柏拥抱道别后告诉他。

  “那我就没见你咯。”罗柏答到。琼恩转身离去,留罗柏独自站在雪地,被马车、小狼和马匹所包围。广场离武器库不远,琼恩拿起他的包裹,取道密闭桥梁,往主堡去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珊莎的房间了。上一次可能还是她蹒跚学步的时候,混沌的记忆影像中他勉强辨认出自己和罗柏分别牵着珊莎左右两只小手,她像个八音盒上会动的红发陶瓷娃娃,摇摇摆摆地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前行,咿咿呀呀地发出稚嫩童音。在这之后所有的温馨记忆中都没有枣红色秀发飘荡的画面,而直到今天他才再次面对这扇红木小门,他清楚将他们隔绝开的远不止是这扇门。

  他伸出手搭住冰凉的金属门把手,眼前浮现出珊莎平日里的高傲神色,像冰雹甩在他心上,他也立即甩开了搭在金属上的手,退后几步。珊莎的清高胜过任何一股北境的凛风,是她少有的北境特质中令他最寒心的。
 
  积怨已久的隔阂终止了他想向她道别的念头。他转身离开红木小门,朝走廊另一头艾莉亚房间的方向走去。

  他心底仍是清楚,他会留恋那比点缀了璀璨雪珠的红叶更美艳的枣红色秀发,留恋那双冰蓝色的眸子——当然,只在它们展露出天真烂漫神情的时候。可到底是因为他对临冬城每一位冰雪玫瑰般的女子的不舍,还是他对珊莎的感觉另有些特别,他只得把这个疑惑带到长城的黑城堡里去。
END
 

【囧珊 不成形的脑洞产物】NORTH

占tag抱歉

  早晨的神木林景致独特,鱼梁木红叶上的残雪沿着叶脉延展,含着初阳的光辉,雪水渗进了血色顺叶尖滴落。琼恩偏爱这景象,他无法拒绝被带锋芒的纯洁触动到。
  临冬城的雪一直下到春末。一点点碎雪点缀枣红色发丝,一点点斜阳洒在发间熠折出明润的泽色。或许珊莎自己不知道,但琼恩---哪怕是不情愿地、不由自主地察觉出来,这个南方淑女气质的妹妹时而会流露出北境自然界的那股灵性,身俱令人难以忽视的美。

 

小指头为给囧珊创造福利强行牺牲自己的智商【手动再见】另外心疼多恩的佳丽 心疼大熊

【GoT同人 布兰x梅拉】黑洞外的守护者

  新手渣文,背景改编自S06Hodor牺牲后Bran和Meera在雪地里,这里忽略了班杨叔叔的戏份【请你老人家别见怪】

正文:

  布兰醒来,头枕着嶙峋的木,冻得僵硬的脑袋体会不到凝结的树脂棱角在头皮上刮擦碰撞的疼痛,转头环顾四周,目光从左边那欲明又暗的火堆扫到右边一地的血痕毛皮(梅拉一定与一只敏捷凶残的雪地猎物有过一番搏斗),耳朵捕捉着四面八方雪被踏破发出的声音,捕捉着所有可能是梅拉狩猎拾柴归来的信号。


只有头顶枝丫上的积雪簌簌纷落,打乱了那个看不见的绝境黑洞吞噬他内心的节奏;舔掉落在唇上的雪,尝到的却是黑洞带来的名为悲伤、自责、孤独、绝望的滋味,舌尖的凉意直透到体内。


  他记得,阿多和夏天的背影在迷乱飞雪中越缩越小直至被冲出的异鬼群淹没,便是黑洞开始滋长之时。梅拉扑在他身上,用冰冷的、有些潮湿的手指抚摸他的脸颊,她的绿眸像冰封的深潭,有泪破冰涌出,黑洞被撕扯开似的扩张;“对不起。”她颤抖的话音让黑洞长了牙,开始啃食他的心,他抚平她的乱发,徒劳地抚慰暗夜无边的痛苦。


  脱离险境后,他任由绝境黑洞吞噬他的知觉,宁愿感受它在吞噬的同时带来的使他无法入眠的悲痛和自责——又或者是凝望着侧身入睡的梅拉造成的。她紧闭着眼,长睫毛上、鼻翼侧影上、额角卷发上都有燃着的木堆里的火光印照上来,尽是跳跃斑驳的痕迹——


  黑夜中仅有的几笔亮色。这个四处伸着夜王冰指般枯瘦的树杈的黑树林中仅有的明亮暖意。


  一小截木块“滋”地一声从火堆顶端滚落,掉在梅拉腿边。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跳起来找树枝拨弄火堆,仍然闭眼熟睡,睫毛都不颤动一下。可是布兰从她吐在寒气里的呼吸微微加剧了波动中悲哀地发现她在装睡,她是刚被惊醒,还是一直未眠?布兰无法从那包围住他使他近乎窒息的黑洞中挣脱出,来寻找思考这一问题的头绪。


  是自己让她如此疲惫痛苦,玖健逝去后的几天里他一度认为梅拉开始恨他,站在悲痛迷茫绝望的边缘恨他;他试着向她靠近,保护她远离这悬崖边缘,却发现这崖地陡滑得随时可能滑入深渊。这个黑洞是否就是深渊?梅拉的那句“对不起”是让他堕入自责渊谷,他没想到她在失去至亲和一切筹码之后义无反顾地守护他、履行着守护三眼乌鸦的使命,将生命倾注到他们共同的信仰上。并且,更清晰地感到自己身份的可笑:一个年轻的、伟大的绿先知,在朋友为自己牺牲之后,又成了那个普通、弱小、堕下崖畔的少年;而那只救赎自己的援手,那道黑洞裂缝中透进来的曙光,来自他极力想守护的、无疑比巨浪不曾冲垮的岩壁还坚韧的人。


  "不要睡。”他告诉自己。竭力撑开灌了铅般沉重欲合的眼皮,他不想入梦,不想再莫名去到一个遥远朦胧的场景巡游,在那里黑洞会依然无休止地、甚至更疯狂地吞并他;他只想看着梅拉,直到视线并成一道缝,他也要把她有火光印射的身影投入缝隙中。


  最后他还是睡着了。没有做梦,没有进入他人的过往,只是恍惚间听到梅拉的声音,“布兰,醒醒。”“布兰,请你快醒过来。”她柔和的语调变得急切。


  他猛地睁开眼,头撞在一块硬树脂上,梅拉不在他身边,黑洞卷走了他身心的热量,留下上肢和下肢一般麻木,区别不过是能感受到寒冷罢了。


  他细听周围是否有脚步声,等梅拉回来,他要拥抱她,告诉她自己绝不让她再受伤害——或许这更是给他自己挽回些温暖和安慰。黑洞外透进来一缕光,就能阻止他堕入更深处。


  新柴燃烧的噼啪声响起,他才意识到自己又陷入了一段沉闷的熟睡。梅拉在往火堆里添柴,听到他醒转的喘息声,连忙丢下手中的柴跑来。她拍掉他身上的雪,十指搓着他的脖颈和胳膊让他暖和起来;她的呼吸温热,火光烘过的脸颊泛着红晕,绿眸中他自己的面庞清晰可见。黑洞像突然松了口般停止扩张,让他像追随光斑的孩子从中跳出,凑近梅拉的双唇吻她。


  她的唇像轻柔的蝉翼微微颤抖,随后自然地回吻,唇间有新鲜树叶的气息。


  “你好冷,需要烤点火。”梅拉的手指划过他的唇角。


  “再也不会了。”布兰握住她暖和干燥的手心,在心里默念守护她的誓词,他会护住这一点暖意,让一点光亮注进黑洞裂缝的边缘。

END